您好,河南東方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官方網站歡迎您!

設為首頁公司簡介聯系我們

要環境還是民生?拆了養豬場 ,生計咋保障,如

當前位置:主頁 > 新聞中心 >

要環境還是民生?拆了養豬場 ,生計咋保障,如

發布時間:2018-03-21 14:39  |  本文被閱讀:

  

要環境還是民生?這是擺在生豬外調大市江西省高安市面前的難題。重拳出擊整治生豬養殖污染不能松懈,但拆掉散亂養豬場之后,仍要通過補償、減損和引導幫扶養殖戶,并鼓勵他們轉換思路,引入生態環保的新型養殖方式。如此一拆一扶一轉,使環境、民生與產業三不誤。
 
要環境還是民生?這是擺在生豬外調大市江西省高安市面前的難題。重拳出擊整治生豬養殖污染不能松懈,但拆掉散亂養豬場之后,仍要通過補償、減損和引導幫扶養殖戶
 
  江西省高安市是生豬外調大市,知名的“高安豬”便產自這里。養豬,讓很多高安人脫貧致富;但也因為養豬,給高安帶來了巨大的環境壓力。
  
  隨著國務院“十三五”生態環境保護規劃等一系列文件和政策出臺,大力推進畜禽養殖污染防治、依法關閉或搬遷禁養區內的養殖場,成了題中之義。
  
  然而,推進養豬場整治,面臨許多難題:養豬戶的損失,怎么補償?養豬戶今后的生計,如何保障?全市的養豬產業,又將何去何從?在環境、民生與產業的多個維度里,高安市嘗試著探索統籌兼顧之策。
  
  拆:
  
  重拳出擊治污染
  
  出欄價格每斤9塊3!
  
  經過一段時間的市場波動,高安市的生豬價格終于在2016年攀上了一個高點。養豬人迎來了“好時候”,這讓八景鎮灶崗村的養殖戶楊勇感到興奮。
  
  楊勇有1000多頭生豬、70頭母豬。在高安,這是一個不算大也不算小的規模。“過去年份好的時候,一年能賺20多萬。要是按照9塊3的價格賣,2016年的利潤還要創下新高。”當時心里頭的盤算,楊勇還記憶猶新。
  
  可就在這時,一道嚴厲的禁令來了。2016年10月開始,高安市重拳出擊,集中整治生豬養殖污染。市委書記任第一組長,市鄉村千名干部齊上陣,參加禁養區豬場拆除退養專項整治工作。
  
  楊勇的養豬場緊鄰村莊、背靠河流,恰好處于絕對禁養的區域。“要是把豬場拆了,損失得有好幾十萬。”算完了賬,楊勇呆住了。
  
  面臨艱難抉擇的,不止楊勇一人。養豬,是很多高安人發家致富的第一桶金。2000年前后,高安市的養殖規模達到高峰,豬場達7500多家,母豬達16萬頭。門前屋后、荒山荒坡,大大小小的豬場隨處可見。
  
  然而,到了2010年前后,多年散養、亂養所造成的環境問題,已積累到了相當嚴重的程度:村莊散發臭氣、水體變黑變質、土壤遭到破壞、地下水源受到污染、重大疾病易發多發。高安市政府,也曾多次治理環境不達標的豬場,僅在2014年和2015年就拆除了2000余家、100萬平方米。但養殖戶們的僥幸心理卻一直存在:“等等看,能養一年是一年。”
  
  而這一回,楊勇卻不敢僥幸了。“我的豬場確實違規,村民們因為豬場臭氣熏天,怨言也越來越多。而且這次政府抓環保的決心特別大,各級干部不斷地上門講政策、做工作。”
  
  怎么辦?楊勇作出了選擇:拆!
  
  母豬轉手、生豬賣掉、豬欄豬舍全部拆除。“要說不心疼,那是假的。”楊勇說,“可按照過去那樣,也不是長久之計。拆掉,那是遲早的事。”
  
  但楊勇也坦言,促使他下定決心的,關鍵還是一系列的補貼、幫扶政策。
  
  扶:
  
  彌補損失給新路
  
  如何盡量減少養豬戶的損失,既保環境,也保民生?這成了高安無法回避的問題。
  
  高安市委市政府明確表態:既要拆掉散亂養豬場,又不能讓老百姓的收入減少。
  
  首先要補償。高安市向全市養殖戶發出《致全市廣大生豬養殖戶的一封公開信》,明確了整治目標和補償標準:簽訂《拆除協議》,通過驗收的養殖戶予以60元每平方米的補助,20元每平方米的獎勵;簽訂《退養協議》,通過驗收的養殖戶予以10元每平方米的補助。楊勇的豬場,拿到了9萬多元的獎補資金,彌補了一部分經濟損失。
  
  其次得減損。黃谷村養豬戶朱翊仁處理存欄豬時,豬販子“趁火打劫”,又是壓價又是拖時間。當地干部幫他聯系外地販銷戶和養殖戶,以市場價收購了13頭母豬和124頭生豬,幫他減少了3萬多元的損失。
  
  此外還有引導。高安市從財政拿出2億元資金,除了發放獎補資金,還開展技能培訓、發放補貼貸款,扶持養殖戶轉型發展。一時難以轉型發展的,當地還引導農戶進入其他行業務工,如在高安市頗具規模的陶瓷生產和汽車運輸行業。楊勇便選擇退出生豬養殖業。在政府的幫助下,他與合伙人一起流轉土地200多畝,種起了哈密瓜。連片大棚搭起來了,一年瓜熟三季。“種哈密瓜,風險小了,收入還更高了。”楊勇說。
  
  在政策合力的作用之下,開展了一年多的整治行動成效顯著。在當地主要河流附近、在飲水源和聚水區、在村莊內部和周邊,生豬養殖場已經不見蹤影。近4800家、360多萬平方米的養豬場被拆除,全市養豬場的數量下降到500余家。
  
  轉:
  
  科學養殖引進來
  
  整治之前,高安市生豬出欄量260余萬頭,養豬業產值占了農業總產值的“半壁江山”。整治之后,出欄量只剩100萬頭左右,從事生豬養殖的產業人口也隨之驟降。
  
  全國知名的“高安豬”,以后就沒了嗎?不。環保沒有摧毀當地養豬業,而是讓很多養殖戶換了腦筋。
  
  高安市新街鎮景賢村的養豬老板羅玉根,他的養豬場也有幾個被關停和拆除的。但兩個處于可養區的養豬場,卻建設得更好了。
  
  2016年,羅玉根走訪全國,考察了多個地方,最終決定投資幾百萬元,建設1.3萬立方米的黑膜沼氣池,購入一臺200千伏安沼氣發電機組,并新建一套日處理能力可達150立方米的污水處理系統。
  
  在養豬場附近的荒地上,沼液經過多個池子的沉淀凈化和生物降解,流進一個新挖的水塘。從塘里灌上一瓶水細看近聞,已接近無色無味。“化學需氧量和氨、氮含量已經遠低于國家標準。經過處理的水現在可以用來沖欄,過去一到夏天水不夠用,現在還有富余。”羅玉根的污水處理站,還幫周邊三家養豬場處理廢水,“等發電站實現并網,光賣電一項,每年就能收入20萬元。”羅玉根說。
  
  而在龍潭鎮古豐生態養殖場,另一種“種草養豬”的循環模式也已經順暢運行。養豬糞污進入沼氣池,沼液貯存后用于種植牧草,牧草打漿后又可以用作養豬飼料。這種模式,解決了過去的沼液污染問題。
  
  病死豬的問題,曾經也讓高安這個養豬大市感到頭疼。死豬分散各處,沒有統一處理的場所,容易引發疫病甚至食品安全問題。高安市在全市各個鄉鎮建立病死豬的集中收集、冷凍和存儲站點,在市郊引進一家生物資源科學處理中心。經過密閉容器的高溫處理,病死豬最終轉化成肉骨粉、動物油和生物柴油。在處理中心的車間里,聞不到腐臭味,也見不到露天擺放的病死豬,只有一袋袋最終產品,等待運往全國各地。
  
  原先的小、散、亂拆了,新的環保生態大養豬場被引了進來。2017年,某大型互聯網企業的養豬項目落戶高安市村前鎮,未來可實現年出欄量15萬頭。項目負責人介紹,規劃20萬平方米的基地,未來真正用于豬欄豬舍的面積卻并不太大。真正占地較多的,反而是觀光和現代農業。不僅能實現水達標排放,糞污就地消化,還能為周邊農戶免費提供多余的有機肥,為當地提供幾百個就業崗位,培養科學養殖人才。

關閉
我們將立即回電。該通話對您免費,請放心接聽!手機請直接輸入,座機前加區號:如0105992xxxx
网上兼职工作流程